主办机构:黄山学院图书馆

20份作品 活动首页 >> 征文与作品
黄山学院

文化•历史•散文——王充闾“散文”理性解读

作者:张彪 点击数:102 学校:黄山学院 班级: 时间:2015-11-27 22:31:23

 

文化·历史·散文
——王充闾“散文”理性解读
 
王必胜老师在《散文的人文坚守》的开篇对散文这种文体做了一个简单的评价,他说:“散文是当今文学最为韧性,最为持久的表达人文精神的文本。这种文体也最能契合一个时代读者的审美精神,适应读者阅读趋向”。我很赞同他的观点,散文不管是在语言组成的内容上还是外在结构的形式上,都是最接近人们生活语言的文学体裁。
关于散文始自何日,众说不一,如何界定也各言其殊。但以真切的感受,叙写生活的真实精神,特别是表现对生活的敏锐,抒写变动不居的生活现实,记录一个时代的生活面貌,与传统中昭示现代,把历史、文化与情感完美嫁接等方面使它具有别于其他文学体裁的优势。我想,这大致是它作为一种有众多读者的文学样式所特有的品行吧!同时由于它较广的取材范围,宽泛的人文精神包容性致使历代文人墨客都乐此不疲的以它为纽带,并借以世俗情怀为铺垫,展现出自己对同一时期现实生活的深切观照。当许多虚构类的文学回避了现实的严厉,少了当代精神的关注;当一些新闻报道的文字缺少人文精神的张扬抑或过于倚重或拘泥于现实,而散文则以真实为基石,以史实为支撑,以敏锐快捷,深刻厚重的文字为涵永,较大程度上表达对现实生活的人文关怀,在记录历史、书写生活面貌、描绘社会现状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从明代归有光的《项脊轩志》到近代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从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到沈从文的《湘行散记》,以及毕淑敏那篇将其高超的修辞艺术与其精警的思想内涵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提醒幸福》和显示了散文写作新的思想和艺术高度的《我与地坛》的问世。这一篇篇传世名篇和散文佳作无不体现出作者们对某个时期文化精神的追逐和对生活情感表达的理性记录,同时启迪了我们的智慧,波动了我们的心弦,润物细无声的影响了我们。
最近得朋友的建议,我阅读了当代著名散文作家,辽宁省作家协会主席王充闾的文章。王充闾作过学校老师,后任报刊编辑,还担任行政领导(辽宁省宣传部长),足迹曾遍及华夏欧美, 遍访先贤胜地。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和平民到官员的转化成就了王充闾,仿佛命定了他必然会在文化大散文上卓突出来。这样的多维社会角色决定了他文章内容的复杂性与思考的宽泛性。他的作品文笔优雅从容,意蕴精深幽远,体现出特有的诗性之美和丰厚的学术功力。他尤以历史文化散文见长,将历史与传统引向现代,触及人性深处,以现代意识进行文化与人性的双重观照,从中获取超越性的感悟,因而卓立于当代学者散文(文化散文)作家之林,深为海内外读者所喜爱。读他的文章你既可以在针头线脑、风俗物事的妙文架构中体会人生百态,又能站在历史的前沿评说史实的变迁得到现实的启迪。他懂得如何将自己的经历、官气、学养幻术般的融入写作之中,让个性的灵气渗进文章中的每一个字眼儿。
关于文化

    
他在《文化赋值丛说》一文中,有效的将文化与商业结合起来,通过文化赋值的方式来提高商品的经济效益从而增强社会效益,使“商品”带上文化的标签深层次的挖掘其文化价值,这与我读的其他写文化的观点存在较大差异性。让文化与经济结合的大胆尝试很有实践意义。在谈到《传统文化与现代》的关系时,作者说:“实际上,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具有许多可以直接或间接对接的方面。比如,中国古代文化中的人本精神、天人和谐、系统思维、辩证理性,以及反对极端、允执厥中的中庸理念,仍然富有现实意义,在战略与策略上具有重要价值”。在传承当中汲取精华,抛去糟粕,古今嫁接用于实践,给国学的发展开辟了新的方向,用精炼的语言实现了传统与现代的接轨。在论及儒学的传承上,作者一语道破儒学发展的缺陷:“以儒学为例,在我国,儒家学说后来变成了呆板的礼义教条、人伦法典,变成处理人际关系的润滑剂,形成使权势、等级制度合理化的秩序观。而在日本,则从儒学中总结出重视教育、崇尚理性、提倡节俭的精华;提炼出“劳动道德”和“诚信为本”的经济思想,在提高国民素质方面发挥着整合与激励的作用”。作者从儒、道中吸取济世致用的思想精髓,体现出自身较高的哲学修养,用中、外对比的方式阐明了儒家经世致用、匡世济民的思想、作为中华民族安身立命的主流文化和正统思想存在的价值,以及我们怎样对待儒道文化的传承问题。这也正是他深层次的儒家意识在文学创作上的外显。《想象力谈片》一文,大胆的号召作家在散文中置入合理的想象,把想象性作为散文审美艺术的基本特征之一,在纪实写真的基础上加入这样的思想,猛一看有点违背散文的真实性,但仔细斟酌这恰恰是散文走向开放与现代化的重要途径,在我所涉及的艺术领域想象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没有虚构的想象,只是单纯的叙事,那文章读起来只能是白开水一样的寡然无味,王充闾在谈到二者之间的关系时说:“想象力与真实性,二者在文学作品中互为条件,离开任何一方,文学文本的有效性都会大打折扣”。在他的历史文化散文中,可以说这方面成为他文章的特色。
他的生活纪实散文《碗花糕》是一篇感性色彩较浓的挚情之作,王充闾“絮叨”起家长理短是毫不吝笔墨的,他以一个历史在场者的身份,同身受地的写出了勤劳善良、心灵手巧,总是面带微笑的嫂嫂的高尚品德,及其令人伤感的命运结局。这篇散文通过细致入微的描写、言简意深得情语印证了当时传统的民间伦理道德,深沉的讴歌了具有象征意义的“嫂嫂”们的伟大和神圣,对中国千千万万的劳动妇女从“形”到“意”作了全新的阐释。用朴素的生活场景和通俗的语言解读,让读者深深的感受到了嫂嫂的爱。
关于历史文化散文的创作,当代著名散文家、世界级文化学者余秋雨以文采飞扬,思维敏捷、知识丰厚、见解独到文学创作而备受万千读者喜爱,以《文化苦旅》为代表的历史文化散文系列,品具一格。见常人其所未见,思常人所未思,善于在美妙的文字中一步步将将读者带入文化意识的河流,启迪哲思,引发情欲,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和史学意义上的文化价值。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面对历史的苍茫》、《沧桑无语》、《李鸿章形象漫谈》、《叩问沧桑》)在继承以上优点的基础上,把大量笔墨放在了对历史事实的记叙和解读上,在此过程中,作者巧妙置入历史故事、对话与美学想象的元素,让读者在故事中得到文化的启迪。《龙墩余话》里,作者运用了跳跃式的思维,分别从不同朝代的人物、历史事件、历史典故的占位思考。在《大欲无涯》中,王充闾采用断代研究法,辩证的对曾经沧桑久远的元代历史再度审视,对文明与代价的再度追问,使作者与历史在当下构成了立体的对话关系,用凝望历史的现代眼光去剖析了一个马背上强悍,文化里匮乏的元朝历史的社会动乱、朝代更迭、狼烟烽火的争斗和取代过程,立体多维的从人性解读上赋予了废墟文化以其特殊意义,挖掘出与当下相关的特殊价值。在《李鸿章的六种形象》里面,王充闾跳出史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家的观点,形成了文学家的独特见解,以一种细节描写和悲悯心态去理解历史人物。在极端化的历史情境里站在历史规定的情境中去理解,让曾国藩、李鸿章这样历史上非常难把握的人物在文章中有了敬仰、评骜、惋惜与悲歌。因而使那些“复杂”的历史人物也同样鲜活生动而耐人寻味。《寂寞濠梁》,诗意濠梁和寂寞濠梁,期待与失落,这巨大的心理落差使作者的心理涌现出苦涩,把老庄思想、历史背景、社会生态杂糅交错的展现出来,突出了作者创作主体的心态,这种古与今、虚与实的对比手法,使他的历史文化散文更具现实性和神韵美。
 
中、西合璧的历史唯美
 
   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创作是一种文学、历史乃至哲学与其他诸多门类知识共同参与的情感与知识的活动,借用历史的个性化,人文解读的方式反问历史、追忆历史,反思历史,从而建立起一种豪放大气,具有史学、哲学、美学力度的新散文形式。
    除上述所探讨的历史文化外,唯美主义特征、精辟的中、西对比研究、对精神归宿的寻觅以及他诚实的生命体验加上完美的文学性表达,也成为了他个性十足的创作风格。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对历史与文学得关系作了一个界定:“两者的差别在于一个是叙述已发生的事,一个是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因此,写诗这种活动比写历史更寓于哲学意味,更被严肃的对待;因为诗所描述的事带有普遍性,历史则叙述个别的事。”而王充闾将历史、文学、美学三者融合,给人一种特殊的艺术效果,在他的几篇散文《沧桑无语》、《面对历史的苍茫》、《梦境迷离说放翁》、《千秋叩问》、《闲堂说诗》、《缘斋诗稿序》、《联苑忆丛》等作品中都禀赋如此的美学理念,文学上诗词的运用,增添了美学风味,历史故事中美感的运用丰富了历史,美、文、史三者的对话贯穿散文,以审美的姿态去理解历史和阐释文学,以诗意的方式去想象历史和书写历史。《梦境迷离说放翁》中的“沈园”作为特定的审美空间,寄寓着陆游的诗意体验,在文章中王充闾仍惯用以诗见情,以情衬美的手段,分别讲到了陆游在不同时期游历“沈园”时的几首诗句,这些诗句附丽着延绵的情感时间,凝聚着千古词人的爱情守望和伤感凄楚之美。作者以时间、空间的渗透,借“梦”这个脱离现实的隐喻符号,秉承汤显祖“因情成梦,因梦成戏”的美学主张,如此凄楚的文人故事,如此美妙绝伦的诗文词赋,表露出了潜藏于作者内心深处的艺术独创点和审美形成性。在《联苑忆丛》中作者与其老师的作诗对答,还有《来往亭前踏落花》中引用的诗词,美文、美书、美景三美兼备的碑刻………………….,美学融入散文,散文激活历史,历史呢?则在当代语境下焕发出新的美感。所以,我们不难看出,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闪现出了自身对美学的视角和诗意的领悟,彰显了对于历史的探求与追问的艺术美丽色彩。
关于中、西文化的的借鉴问题以及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有效结合,王充闾在《中西会通的文化坐标》一文中,对武斌先生的治学门径进行探赜,他说:“武斌先生的学术成就与他的哲学基础有很大关系”。而武斌先生的哲学体系观中既有黑格尔的辩证法也有中国老庄的思维态势。其次,武斌先生的文化坐标是建立在中西会通的基点上,武斌没有把自己禁锢在一种固定的范式之中,他打破传统的单一的思维方式,树立开放的、多维的思维方式,以哲学为专业超越中西的町畦,尤其以西方哲学作为重要的理论资源,同时对于中国传统哲学进行深入的探索,集西之优、于中之体。正是这种全方位的把握,为他提供了一个开放的视角,一个全新的研究思路,一个关照世界的多维视角。《蹈险余生作壮游》中崔溥的《飘海录》记录了中国历史、文化、思想传至朝鲜,尤其对儒学的海外传播留下了宝贵的历史文献资料。从上述的文化思想的交流和传播的讲述中,王充闾对待中、西文化的态度有如鲁迅的作派,“走进传统,以传统为浸渍,又走出传统对传统进行挞伐。在对传统文化的学习上,他要求应有明确的“现代意义,并有善于运用这种意识去关照现实与生活”。以国学为例,国学在全球化浪潮风起云涌的形势下,必须注重与现代思维、现实需要很好的结合,不断接受外来文化的刺激,以增强自身的活力。辽宁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的李春林老师在谈到王充闾的散文时,曾就所涉及的传统与现代的文学做了如下概述:“王充闾的散文并非传统的赓续与发展,而是别有深层意蕴,以传统之船载现代之思。他以现代人的味觉咀嚼、品尝传统,无论其甘甜或苦涩,那些传统文化“信息”都附着上了作者现代的“唾液与牙痕”。可以说李春林的话简明扼要的概括了王充闾文章中所分析的关于传统与现代的关系。
 
散文的理性思辨
 
国学大师季羡林在谈到散文创作的成功与否时,做出了一个自己的评价,他说:“我理想的散文是淳朴而不乏味,流利而不油腻,庄重而不板滞,典雅而不雕琢。”季老的这一概括不一定作为评价散文好坏的固定标准,很多作家在进行创作时,在此基础上渗入了个人的创作理念,鲁迅的沉郁雄浑、冰心的灵秀玲珑、杨朔的镂金铭彩、丰子恺的厚重平实。王充闾的历史文化散文多以历史为线索,对于历史事迹的深度追求和近于完整的的阐述可能有时掩盖了他在艺术上的不断超越,过于注重历史故事的发展与论述,会让读者和批评家们习惯于把目光聚焦到历史文本的文化含量中忽视了文学创作的主体;再次,由于他文章范围和记叙内容上的繁杂性,使我无法按常规的抒情、叙述、或论理来给他的散文分类,尽管区别散文的优劣、辨别散文的良秀不在于这种文体形式,但我想通过正确的主体构思,抛去过于繁杂的历史旁支的介绍,明确文章主题,让读者在阅读时始终有着主心骨的把握,这一点也是很好的。最后,我想从作者自身所处的社会角度来分析其创作的范畴,作为学而优则仕的文人官员,既要有历史性的论述,也要有官员笔下的民情、民意、民心、民怨,作家型的官员散文是很适合王充闾的创作风格,而在他的文章中所涉及的此方面较少,记得章太炎在评价韩愈的文章时说他:“局促儒言之间,未能自遂”。真心希望王充闾能涉足官员散文这片未经开发的文学表现领域,在结合历史文化散文的基础上,加入亲情意识、平民意识、责任意识,写出更好的符合官员与文人二位一体身份的优秀散文佳作!
     
纵观他的散文创作,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就我想这与他深厚的思想文化底蕴有密切联系,儒·道·禅意识融合到他的散文中,相辅相成,由此及彼,有彼辅此,共同发生作用。他丰富的历史底蕴、生活中的真情实感,扎实的古文史修养和文字功底外加一个关注世道的爱心,都让他把世态人情、斗转星移、主观体验、生命价值、审美妙悟尽收笔底且挥洒的游刃有余,成为了他探索宇宙沧桑,认识人生,理解生命、审美创造的动力源泉,让他的创作在当今文坛留下了浓浓的一撇。由于时间的关系,王充闾的有些文章我只是大体略读,并没有字字斟酌,句句推敲,对于以上所提到的几点建议仅一家之言,偶感而发。我这种以其散文评价散文的方式只是管中窥豹的写出了读他散文的一点感受,因其水平上的局限性,本文尚有诸多不足之处,希望得到读者的宝贵意见和建议,不胜感激。
                      作者:张彪
      单位:黄山学院艺术学院

留言板

必填,最多可输入200字。发言请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 19人参加
  • 0张图片
  • 20份作品
  • 0本推荐书目

活动创建机构

活动动态